设置

关灯

第167页

    刚开始纪简实验组开始招募志愿者的时候,他们很害怕自己也和亲人一样感染零号,落得一个凄惨的结局,便一个人也没有来报名。
    后来是一个叫蒋京的实验员助理拿着南城区尚存感染者的视频给他们看,他们才隐约了解到,如果纪简的实验可以成功,这些感染者可以被解救出来。
    那些同一个地区养育出来的熟悉面孔在视频里笑着和他们寒暄,那一时刻,他们的灵魂仿佛受到了最严厉的质问——就这么放弃这群感染者吗?
    他们开始犹豫,没有几个人直接承诺蒋京自己一定会去。
    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刻,那称不出一厘重量的良心就开始频繁骚扰他们——那些感染者可都是他们的亲人啊。
    有些报名的志愿者直接表示自己参加这次的实验,就是为了救自己没有逃离出临川被感染的兄弟。他的要求就一个,等实验成功后,必须救出他在视频里看到的兄弟。
    有些人则是为当初自己的自私逃离而赎罪。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无论夹杂着多少的私心,纪简她都相信,在这群人的心底,是有一个微弱的希望的——那就是可以战胜零号,可以回到从前。
    解老师在给她上基因第一课的时候,曾经说过,“为什么人类没有进化出长生不老的基因呢?”
    当时她回答的是——基因和人类,其实天生就是敌人,如若人类不死亡,基因永远不可能进化。
    可是经历了这么多年,她才渐渐明白了基因到底是什么个什么东西。
    就是教科书扉页上的那句话,像是真理一般,在她脑海中浮现。
    基因,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它拥有注定灭亡的道路,也坚强着向死而生。
    或许,只有在这种此消彼长的状态下,我们人类才会曲折进步。
    *
    实验如火如荼开展。
    在冬天彻底来临之前,纪简开展了一共四期的实验。
    每一期都十分成功,没有一例失败的案例。
    很快,疫苗就被投入到医药公司生产,第一批疫苗被送到临川的军事基地。
    第二批疫苗正在被加快生产,官方给出的数据是,当全体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打了疫苗,那么就可以形成一个零号病毒的屏障。
    打了疫苗的人不再害怕被其他人传染零号,那么临川的黄眼睛无论怎么闹腾,他们都不需要再过多担心。
    虽然……有些人对这个疫苗还挺不满意的。
    在知乐的年度总结大会上,解风邀请了很多媒体朋友来参加,有许多记者也混了进来。
    现在最火的就是零号疫苗了,这些记者一进来就直奔着疫苗的研发者纪简而去,搞得站在台子上发言的解风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虽然快开春了,但天气还没有回暖,好在大厅里暖气打得足,纪简穿着一条单薄的纯白长袖连衣裙才没有感觉到很冷。
    她才刚刚放下手里的红酒,一排话筒就怼到她面前。
    “请问一下纪实验员,为什么大众的疫苗打入人体后,没有像长安先生一样,进化出美丽的天鹅翅膀呢?网民可是最期待这一点的,结果发现打了疫苗,大家还是普通人,就——”
    记者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一个斜斜靠在柱子上,身形偏瘦,表情漫不经心的男子给叫停了,“就没有变成我这样?”
    长安今天穿得一点儿也不休闲,大概是为了尊重纪简喜爱的工作,这年度总结大会,他穿了一身利落的蓝色西装,和纪简站在一块儿,十分养眼。
    “长安先生!”其他的记者这才意识到这里纪简身后的柱子旁站了一尊大佛。
    长安先生可是最近和纪实验员风头无两的人,他联合前任政员的独生女茗茗,建立了一个零号病毒患者救援基金会,听说这个基金会背后还有官方的影子。
    总之,今日不是纪简要上他们的头条,就是长安要上!
    这群记者像闻到了血的鲨鱼,蜂拥而上,“长安先生可以再给我们展示一下您的翅膀吗?”
    高速闪动的摄像机开始对着长安拍照,长安不耐烦地一伸手,那摄像机直接神秘关机。
    “你们知道身体异化必须付出的代价吗?”长安嗤笑,“去年你们也报道过临川感染者的病症,那些人痛不欲生的模样,怎么现在就忘了?”
    记者不放弃,继续问:“那我们人类现在是进入了飞快进化的旅程了吗?是否可以控制疫苗来控制人类的进化方向呢?”
    长安刚想怼问出这个蠢问题的人,纪简就拦在了他的前面,挡住了记者的视线。
    “能做到,但是进化的速度并不会加快。”她语气十分坚定。
    “因为我们人类的进化,是比病毒的进化,更要优越的存在。所以,把进化这件事情交给时间吧。”
    在解风的安排下,记者被保安给强制性安排到大厅的各个角落,纪简和长安身边一下子空了下来。
    纪简微微笑着,转头看向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的长安。
    “我知道我好看,不用盯我盯这么久吧?”长安若有所思摸着自己白皙的下巴,调整了下自己的角度,用最好看的侧脸对着纪简。
    “真好啊。”她没头没尾说了一句。
    这下长安更骄傲了,他咳咳两声,耳尖难以控制地泛起了粉红色,“你最近眼神好了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