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6页

    “他要参加我的实验?”纪简再次确认了一遍。
    明明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纪简却隐隐觉得不太对。
    “不是要,他已经给自己接种了。”解风挂电话之前说道:“你快回来看看他吧。”
    纪简一头雾水,“他来凑什么啊?”
    长安嗤笑一声,“到底局中人看不清,纪医生,人家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秉持着不在背后说人坏话的原则,长安没有提当初就是因为陆飞白的一番虚假的话,他才想要远离纪简。
    长安一边想着自己品德如此高尚,一边又忍不住拿自己和陆飞白做对比。
    真是越对比,越发现自己的好来。
    他有些得意地朝天仰起鼻子。
    纪简听了长安的话,懵了一瞬,而后马上冷静下来,反问:“真的?”
    长安眯眼,危险看着她,“你看起来很期待的样子?”
    纪简沉默片刻,这个陕西老醋王又开始作妖了。
    “别人对我的感情,我确实很难察觉到,我真不知道他喜欢我,真的真的。”她举起四个手指头,差点发誓。
    “好啦,纪医生长得好看,有些狂蜂浪蝶也很正常。”他说着说着,又是酸唧唧的。
    “快回去吧,看看实验效果。”他揽着纪简,往知乐走。
    等到了隔离房间,纪简先进去,长安站在门口隔着玻璃窗往里面看。
    蒋京从外面进来,看到长安几乎趴到门上了,好奇问了句,“安哥,你在干嘛呢?”
    长安急忙捂住他的嘴,“小声点!”
    玻璃里面,纪简给陆飞白记录各种生命体征的动作利落极了,没有一点儿拖泥带水。
    蒋京瞧见里面的情形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长安,不用说长安都知道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你是个偷窥狂吧?
    长安清清嗓子,有些不自在问道:“蒋京,我和他,谁看起来更好一点?”
    蒋京一副了然的模样点点头,违心道:“当然是安哥你啦,长得帅,模样好,身高高,心地好,纪女神就喜欢你这样的。”
    长安十分认同地点点头,“我就喜欢爱说实话的人,不拐弯抹角,你很有眼光。哎,我让你去办的事情,办好了吗?”
    蒋京点点头,“人,我是联系了,就是来不来,没有几个给我准话。”
    长安示意自己知晓,“没有拒绝就是最大的胜利。”
    *
    陆飞白看着忙忙碌碌的师姐正在不苟言笑地帮他抽血监测。
    以往纪简起码会笑一笑的,今天看起来严肃极了。
    陆飞白猜测是因为自己强出头,没有经过她的允许就给自己打了疫苗,所以才惹她生气。
    “纪师姐,对不起。”白炽灯下,他温顺低垂着眼眸,虔诚道歉。
    纪简心里咯噔一下,本来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飞白,现在陆飞白又和她道歉,她现在整个人坐立难安,只想赶快逃离这里。
    想了很久,她还是决定快刀斩乱麻,虽然这刀挥下去的时间有点晚了。
    “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陆飞白,我很高兴能有人参加这个实验,谢谢你,同时我也想和你说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陆飞白温柔地看着纪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和纪简冷静到了极点的眼睛对视着。
    像是从纪简眼里看到了答案,他自嘲般笑了笑,“不是的,不是因为喜欢纪师姐才参加实验。”
    “那是为了什么?”纪简问。
    “零号病毒,夺走了我很多的东西。明明我的亲人都从临川安全撤退了,我却依然觉得,我在临川丢了很重要的东西。我现在只不过是在补偿。”
    补偿什么?
    陆飞白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是忽然想起那熊熊烈火前,为他擦去防护服上血迹的狐狸男人了。
    施慕苦苦护着他,是为了什么呢?
    他之前没有想通,最近却想明白了。
    只不过是为了心底最后的那一抹美好的信念,于施慕,是他和施慕那生命基地建立起来的浅浅交情,是施慕妈妈最后留下来的遗愿。
    于他,是希望纪师姐能完成自己所愿,是希望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被零号迫害。
    纪简静静看着他,很久,才道:“睡个好梦,祝你平安度过第一天晚上。”
    “纪师姐快出去吧,再不出去,长安要把门给卸了。”陆飞白笑。
    纪简一转头,就看见坐在椅子上,隔着玻璃懒洋洋看着她的长安了。
    他一直在看着她。
    他一直站在她的身后,不曾离开过。
    再次确定了这一点,纪简心安了下来,转身投入实验中。
    *
    陆飞白的实验数据很好,完美验证了纪简的理论。
    与此同时,突然很多人提交了报名实验的报名表。
    纪简察觉到异常后,去排查了一下,发现这些志愿者大多是临川户口。
    这种集中在同一个地区的志愿者让纪简起了疑心,她打电话给其中三个人询问了一番,就问到了始末。
    原来这些临川户口的人都是从临川逃难到玉安的人。
    他们或多或少有亲人感染了零号,有的已经死了,有的苟延残喘活着,有的化作了黄眼睛。
    这事情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毁天灭地的打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