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页

    暗地里,又有多少波涛汹涌是一般人不得知的呢?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皱眉地看着防盗门正中央凹陷了进来。
    究竟是多大的力量才能把铁门打成这个样子。
    她还能撑到武警来吗?
    纪简紧紧握住了自己的左手手腕,指尖发白。
    不行,她绝不能坐以待毙。
    纪简腾一下站了起来,她目光落在落地窗上。
    打开窗户,她到了阳台,仔细观察旁边积了灰尘的塑料水管。
    这里应该可以攀爬下楼,八楼不高,只有二十米。
    只是她恐高,这二十米怕是不好爬。
    纪简冷静地去杂物间翻出了一捆麻绳,她还未将绳子捆好,就突然听到一种声音。
    暴虐的砸门声中,一个微小的上楼哒哒声响起。
    突然,砸门的声音戛然而止。
    取而代之的是肉.体被摔在地上发出的痛苦闷哼声。
    救兵到了?
    纪简急忙把堆在门口的东西全部移开了,去看猫眼。
    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在楼梯的拐角一闪而过。
    第8章 半夜敲门
    感染者的消失让纪简长长舒了一口气。
    楼道间一片寂静,很快传来了电梯的响声。
    三个武警谨慎走了过来,他们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楼道,有个圆脸武警怒骂:“什么人都没有,谁报的警?知不知道这叫欺骗警——”
    看到那几乎被砸烂的防盗门,他张大的嘴悻悻合上,剩下的话说不出来了。
    “老天爷,这是拿榔头砸的吗?”为了弥补自己刚刚的口不择言,圆脸武警第一时间敲了802的门。
    “你好,刚刚是你报的警吗?”
    纪简隔着门回:“是的,感染者已经离开这里了,请问你们可以联系物业帮我换个门吗?”
    她镇定地问,当然,她相信对方不会拒绝,因为他们需要她提供的感染者相关信息。
    武警们对视一眼,听声音是个年轻的小姑娘,没想到遇到这样恶劣的事件,第一时间是想要换个门。
    心理素质真不错。
    他们点点头,问:“想问问你遇到的是怎样的感染者,以及他是怎么——”
    那武警拿自己的拳头往凹陷处放了放,正好合适,他继续道:“怎么赤手空拳砸烂你的防盗门的。”
    “齐哥,你怎么知道是赤手空拳?”圆脸武警好奇问。
    他们明显是知道一点内幕,所以对人类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有一定的心理接受能力。
    齐哥随手指了指地面,道:“你在家有用过坚硬的东西砸铁片吗?”
    “没有,我小时候不调皮。”圆脸武警五大三粗的脸挤出一个纯真的表情。
    “……”齐哥无语片刻,道:“一般两样硬度都大的东西撞到一块儿,较软的一方肯定会有尖锐的不平之处,你看这个门,它不平的地方周围很柔和,应该是拳头打的。”
    齐哥自己试了一试,“而且这个高度可以判断,他和我身高差不多。”
    纪简隔着防盗门道:“是的,和您身高差不了多少。”
    “要不打开门说吧?”圆脸武警询问。
    “对不起,防疫部门要求我进行隔离——”纪简拒绝。
    “那个刚刚敲门的人不像个正常的人,我们也看到了他的具体模样,我们可以说。”一个男声响起。
    801的门被打开,丈夫走出来,有些愧疚地看了一眼对门的门。
    如果刚刚那个人出现得再晚一些,感染者就会打破纪简的门。
    纪简是为了提醒他们才暴露在危险下的,而他们藏在自家门后头,连一声吭声都不敢发出来。
    刚刚危险,求生的本能下,他们忘记了纪简的恩情,此时此刻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无耻。
    妻子胆小地躲在丈夫身后,丈夫将刚刚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说出来,除了自己不敢出声替纪简解围的那一段。
    武警拿出笔在记录,听到后来,他重复了一遍:“一个男人把砸门的感染者来了一遍过肩摔?”
    丈夫小鸡点头般,“是,那个感染者在那男人手里像是一只……没有办法反抗的小狗。”
    “那感染者怎么有力量把门砸成这个样子?”圆脸武警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这一表情显得他的脸更圆了,“照你的说法,那个男人的实力比感染者还恐怖。”
    丈夫低声嘟囔:“这我怎么知道?”
    “好的,辛苦你说一下那个男人的具体特征。”齐哥道。
    “唔,穿着白色的衣服,裤子好像是黑色的,还戴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
    “啧,你说的这玩意儿,他明天不穿这一身我们就找不到了。”圆脸武警不太满意问:“脸呢,脸啥样,几岁,看起来多高?身形如何?”
    丈夫有点为难:“他不只是戴了一个鸭舌帽,他还戴了个口罩,别说脸了,就是耳朵形状我都好像没看到。身形是偏瘦的,个子大约比那个感染者高半掌,年纪我看不出啊。”
    纪简默默听着丈夫的描述,她青葱指尖不自觉收拢,月光漫过落地窗,打到她半个身子上。
    朦朦胧胧看不起她的表情,唯有阴影中的极亮的眸子。
    齐哥记好了之后,道:“我们会按照你说的去排查,谢谢合作。记得下次开门前先看一看猫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