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页

    爬行者踩着鬼魅的步伐疾风般卷到了其中一个人身边,一口咬下了他半张脸,喉咙里发出野兽的嚎叫,伴随着人类尖锐的哭喊声,在车库这个封闭环境里回响。
    纪简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耳膜。
    另一人吓尿了裤子,惊慌乱跑哭着喊着叫来了武警。
    三个武警身上扛了真枪实弹,他们一出现,画面仿佛就出现了正道的光。
    接下来就是毕竟惨烈的一幕了,视频打了马赛克,纪简只能看到一片血色。
    还有一点白花花的东西,纪简熟练猜测,那个位置应该是脑浆。
    哦,马赛克忘记把那个滚落出来的眼珠子打码了。
    她看着那发黄的眼珠子,镇定自若舀了一勺蛋炒饭,余光瞥了一眼,面不改色塞进嘴里。
    纪简突然后悔今天把蛋炒饭的颜色炒得那么好看了。
    她退出了那个视频,看了看微信。
    工作群里讨论的是知乐已经让部分白区的护工回去上班了,因为政府的那群志愿者不知道该怎么照顾绝症患者,他们怕一不小心就把这些珍贵的实验体给养死。
    大林:【护工都回去上班了,那我们还会远吗?小狗狗期待脸.jpg】
    甘一:【我只知道你现在住在橙区,我们大家都回去上班了你都不会回去的。等我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就要在我的办公室上写,病毒和大林不得入内。】
    大林:【我笑,反正带薪休假,我怕什么?】
    甘一:【怕是表面笑嘻嘻,心里MMP。你这家伙,自己小心一点,能不出门就不要出门,我可不想接手你那乱糟糟的脑癌组。】
    大林:【惊!!!你居然觊觎我的研究成果,休想!狗头。】
    纪简看着这俩天天在群里斗嘴,她无可奈何摇摇头。
    确实,大林海岛度假没去成,反而陷在感染橙区,这经历怎么说都算是悲惨。
    各个地区的感染危险等级由高到低区分为黑、红、橙、黄、青、绿、白七个颜色所标识。
    橙区是说大林所在小区起码有二十人以上的人被感染了。
    这个数据放在全市来看,是很恐怖的一个数字。
    大林所在的小区是人口最密集入住率最高的小区——蓝天小区,以其靠近市中心且不算昂贵的租金在中介市场闻名。
    现在却因为其在感染地图上的颜色再度让全临川市民关注,甚至于全国。
    密集的人意味着病毒极容易扩散,更何况是零号病毒那种毫无传播途径规律可循的生命黑板擦。
    这种事情不能细想,不然就容易自己吓自己。
    纪简打开电视,把自己陷在沙发里面,随手翻开了一半关于基因自发变异的专业书籍。
    电视放的是本地频道,这几天都没有变过。
    里面是临川大学的学生对东城区的市民做街头问答,问的问题环绕着此次零号病毒的主题。
    电视里嘈杂的采访声音让她觉得自己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那些不算噪音的你来我往的问答,就仿佛真实地发生在她的身边。
    她仿佛置身在街头,神往地看着他们的采访。
    “……对不起,我不太想回答。”
    猛地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像是山月下叮咚的泉水,又似寒山之巅雪莲幽暗的花香。
    纪简诧异地抬起头来。
    是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和黑色口罩的年轻人,脸被遮住,只剩下阴暗的缝隙里白皙到了病态的鼻根。
    她见过,是那天公开课结束后,和那个质疑她的女学生一起走的人。
    她一直记得,是因为他的身形很像长安。
    没想到身影也那么像。
    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的巧合,纪简从不相信巧合。
    她细长的十指紧紧抓着书籍的封页,手指用力,指尖发白,下半部分是异常的红色。
    那力量几乎要把书给揉皱。
    那个大学生是个新手,人家都说不愿意回答了,还要追着他,“小哥哥,你就回答一下嘛,就一下!我们这个会放到电视上播放的。”
    口罩男本来都想抬腿就走了,不知道为何他又停住了脚步,“你刚刚问什么问题?”
    声音好像……纪简再次确认。
    她紧紧盯着电视,试图用尖锐的目光将口罩男的口罩给戳一个洞,看看下面的庐山真面目。
    或者化成街头的一场飓风,她不刮弱小的小树枝,不刮艰难行走的行人,只想要把那顶黑色的帽子给刮跑,露出下面那双熟悉的眼睛。
    “小哥哥,你可以把口罩取下来录吗?”学生主持人好心道。
    好!取下来!纪简紧张地咽了咽咬住自己的下唇。
    男人似乎是轻笑了一下,他道:“特殊时期,不取了。”
    “也对哈,小心感染。请问一下您对这场感染的看法是什么呢?”
    “没什么特殊的看法。”
    “呃,比如,您希望这场传染病快一点被控制吗?”学生主持人试图引导他往答案方向回答。
    谁知男人侧了侧脑袋,反问:“那么你觉得现在是人类被控制还是病毒被控制?”
    那个学生一下子回答不上来,她张嘴了半天,脸红透了,尴尬至极,“我觉得……我觉得……”
    怎么看现在的情形都是人类被控制,病毒在大肆扩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