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页

    纪简垂眸示意他们继续工作,她抱着自己的资料开车回家了。
    回到了家中,放下手里的资料,纪简才发现手上居然沾到了血。
    大概是实验员的性质和医生有点像,她也有很强的洁癖,看到血的第一反应是很脏。
    还好手上没有伤口,不然血里面若是有病毒,就会顺着伤口侵入体内了。
    她洗了两遍手,又打了肥皂和酒精,好好给自己的手消了一个毒。
    摊开那些资料,纪简熬夜做了一个教学PPT。
    明日周六,她要去她的母校临川大学给大一新生上一堂关于基因工程的公开课,而解风也会在公开课上出现,她打算到时候找老师问个清楚。
    她平时是一个精神很好的工作狂魔,今日做PPT时身体却有点不舒服,还未到晚上十二点,她就昏昏沉沉想要睡去。
    终于赶在眼皮合上之前,纪简搞定了明天上课用的资料。
    第二日,纪简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发了低烧,她找了药,温水送服后,坚持着赶去临川大学。
    已经到了上课的点,大一的学生陆陆续续都来了,却迟迟不见解风的身影。
    纪简压下心底困惑,作了一番自我介绍,开始了自己的讲课。
    “自古以来遗传就是人类基因自我选择的一个过程,基因有优胜劣汰,同样,人类也有。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可以逐渐掌握基因的秘密,利用基因重组等方法尝试去攻克困扰人类已久的绝症……”
    纪简说完后,按了一下PPT,屏幕上显示的是知乐公司目前公开给大众看的一些基因工程项目,她用激光笔一个个点过去。
    “这个是目前已经攻克了的一些项目,例如用修改基因治疗过敏肤质,这个是用激素试剂治疗秃发问题,还有通过药物提取草药注入人体杜绝口腔溃疡等,它们都是已经成功了的项目,有些还在调试,有些试剂已经上市。”
    这些图片明显吸引了大部分学生的注意力,他们正襟危坐,看着这个虽年轻却在基因界赫赫有名的老师。
    纪简话还未讲完,突然就看见一个学生站起了身。
    “纪老师,请问一下基因工程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人类进步的一种途径吗?”
    是一个女学生,长得很英气,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问问题的时候不卑不亢,看来上这堂课她是做好了一些准备的。
    纪简微微一笑,“我刚刚说的那些成功的例子,是对极易过敏、困惑秃头以及口腔溃疡频发患者的莫大帮助,这些基因工程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进步的。”
    “可是,我听说您之前也有一个基因工程组,是专门研究治疗渐冻症的!听说您的实验体被您治死了,这就是您所说的优胜劣汰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放一下我下本开的预收文《鬼王今晚要吃席》,指路专栏,希望小可爱帮忙收藏一下~感谢~
    【文案】
    沉睡的鬼王叶弦歌没有想到自己醒来后会和玄门后人齐舒云搅和在一块儿,齐舒云哪儿都好,没修为还有钱,就是性格沙雕有点闹腾,她平时寂寞惯了,一时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也没办法,衣食住行齐舒云全包,符箓阵法齐舒云来画,更何况待在齐舒云身边有利于她恢复修为,如此想来,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
    齐舒云是玄门飞山派唯一的后人,他们一脉被下了禁制看守鬼界,他爸爸,他爷爷还有他的每任祖宗都没活过三十,他如今二十三,剩下的寿命手指头掰掰都数的清。
    有天,他不小心将沉睡千年的鬼王唤醒,叶弦歌对他说:“待在我身边吧,等我恢复实力,我能帮你禁制。”
    从没想过禁制可以去掉的齐舒云:!!!
    从此,叶弦歌过上了日日被献殷勤的生活,晒不了太大的太阳,有人给撑伞,吃不了太热气的饭菜,有人给吹凉,齐舒云还把各种神奇的发明堆在自己手上。
    齐舒云骄傲抬头,为自己的小命奋斗中!
    后来,齐舒云能修炼了,修炼速度还贼快。
    叶弦歌:没事,他有修为也收不了我。
    齐舒云变得家徒四壁没有钱了,还被玄门其他门派嫌弃。
    叶弦歌:没事,我辟谷不吃饭,花不了几个钱。
    她实力恢复后,想办法解开了齐舒云的禁制,以为从此两人再也不会相见了。
    没想到齐舒云还是待在她身边,躲也躲不掉,赶也赶不走。
    “我要回鬼界一趟,你还跟着我?”
    齐舒云眼神忽闪,脸可疑地红了:“我去视察视察我看守的地方,咱俩顺路!”
    旁边的小鬼忙道:“鬼王,我也顺路!”
    齐舒云转身就拿出法器将那鬼收了,滚呐,不要来当电灯泡!
    杀伐果断睚眦必报的红衣鬼王VS沙雕傲娇喜欢吃醋的玄门后人
    第2章 伟大奉献
    纪简敛了笑,握着激光笔的手因为用力发白。
    教室里布满了窃窃私语,她的黑眸静静扫了一遍神色各异的学生。
    对方的话像是一颗细小的图钉,一点点扎入了她的心脏,明明创口不大,她却难以忽视心里的点点酸涩。
    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去追究这个女学生如何得知知乐公司高级保密级别基因工程项目的事情了,纪简必须说出什么来镇定这群新生的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