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页

    [现代情感] 《生命黑板擦》作者:东水逆流【完结+番外】
    文案:
    纪简作为天才实验员,刚毕业就进入世界顶尖实验组,进行渐冻症基因重组,谁承想意气奋发时,她那辛苦两年唯一的实验体神秘死亡
    长安是纪简的实验体,假装死亡实际死遁的大冤种。为何死遁,还不是因为纪简拿他做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他恨恨决定再也不和纪简相见。
    然而,在听说纪简感染了致死率极高的病毒时,他当晚就敲响了纪简的家门。
    当然,只是用自己身上的抗体救她,仅此而已,没有别的想法,长安暗暗点头。
    谁知,纪简赖着他,再也不让他离开。
    莫名,他这微微扬起的嘴角,怎么也压不下来。
    市区感染范围迅速扩散。
    为了把纪简送到最后一架直升机上,长安不惜暴露了自己感染者的身份。
    成千上万的子弹射入他遮天蔽日的翅膀中,白色的羽毛染得血红,他连哼都没哼一声。
    长安捂住纪简的眼睛,贴在她的耳朵低声轻笑。
    只有两句,“好好活下去,还有,我喜欢你。“
    纪简看着长安堕入尸山中,军方投下的一颗炸弹在她眼前开了花,绚烂似夏日里寒冷的朝霞。
    再后来,纪简听说长安为了保护她又死遁了。
    她孤身进入感染者腹地,来到长安面前,眼里带点泪光,“你说你喜欢我?”
    她慢慢把无措的长安逼到角落,踮起脚尖贴近长安耳边,声音颤抖:“你难道不想,不想知道我的想法吗?”
    【小剧场】
    纪简和守在感染前线的师弟视频了解情况。
    长安一直有意无意在她身后晃悠,等她打完后,他漫不经心道:“那就是你一直说的学弟?他说话这么温柔,蛮吸引女孩子喜欢的吧?”
    ……
    纪简:“空气湿度PH值小于7了,注意点。“
    长安:“纪医生,请说人话。”
    纪简:“简单地说,你发酸了,好浓的醋味。”
    山西老陈醋长安:!醋是不可能醋的,这个学弟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纪简和长安住在长安的房间里,纪简要找枕头。
    长安捂住了床头柜不让她翻,“里面没枕头。“
    纪简:“给我看一眼嘛,什么东西这么神秘?”
    长安脸瞬间红透,眼神忽闪,慌慌张张。
    “啧,我懂了,都是成年人,别害羞。”纪简恍然。
    明明只是把精心准备的礼物藏起来的长安僵住。
    你懂啥了?神他妈的别害羞!!!
    【HE】
    内容标签: 强强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努力拯救我的病患兼爱人
    立意:在生命面前,还是你最为珍贵
    第1章 优胜劣汰
    周五下班的时候,纪简抱着一堆资料,准备坐电梯下楼。
    她在电梯门口等了许久,上面的数字似乎停在了“18”就没再动过。
    18楼是知乐公司专门买下来打造的基因工程实验室,里面有很多实验员。
    这个时间点是下班的高峰期,应该是有很多人在上电梯。
    纪简耐心等了一会儿,正当她打算去按另外一台电梯时,眼前的“18”动了起来,电梯很快就到了她所在的十六楼。
    电梯顿了一顿,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顺着缝隙传了出来。
    纪简皱了皱眉头。
    随着电梯门徐徐打开,纪简看到了七八个实验员。
    他们穿着知乐公司最高级别的防护服,套着紧密的透明呼吸罩,前面几人站着像一道墙,看向突然打开电梯的纪简,目光透露着严肃谨慎。
    看这形势,他们并不像下班,反倒像执行运钞任务的武警。
    纪简视线往下移动,电梯的地面上淅淅沥沥洒了一些鲜血。
    只有一双腿是穿了病号服的。
    隔着层层白色的防护服,她几乎看不到里面那个唯一病人的容貌。
    那病人察觉到电梯开了,他疯似的挣脱开实验员的手,往电梯外面跑,好似在逃命。
    眼见那人就要扑到自己的身上,纪简冷静往后快退了几步,她手里的资料一不小心就散落到地上。
    此时此刻她才看清那病人的真实面貌。
    他面部肌肉扭曲如龙蟠虬结的树根,看起来十分痛苦。
    那七窍里有六窍都在流血,最为诡异的是他的脖间起了一圈像是肿瘤的肉块儿。
    脖间肉块儿似乎还在蠕动,有长大的趋势。
    这就像是给脖子套上一个凹凸不平的游泳圈,让人头皮发麻。
    看他扑过来的样子,活像是阎王殿里爬出来的恶鬼。
    血津津的画面令人感到很恶心。
    忍着反胃的冲动,纪简勉强凭借他尚且没有完全异化的五官辨认出他的身份来。
    是隔壁组治疗脑癌成功的那个病人,李浩。
    “李浩,你怎么了?”她有些震惊。
    上周李浩的实验员大林还和她说李浩的脑癌已经治好,只需要参加一些后续的跟踪调研,李浩就可以回归社会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怎么今天再见就是这副半人半鬼的样子?
    李浩像看到了救星,向纪简扑了过去,“纪医生,纪实验员,救救我……”
    --